这些年来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周,诺贝尔文学奖

得知艾莉丝·门罗得到诺贝尔文学奖时,我非常喜悦,同时也预知这是北欧一小座古城斯德哥尔摩,新世纪以来的小小命运咒,门罗她不来诺奖! 2004 年耶利内克、2005 年品特、2007 年莱辛、2013 年门罗。九年来,九分之四的诺奖得主缺席诺奖周活动。从十二月六日开始到十二月十三日的诺奖周依然在风雪中屹立,老城圣诞市集喜气洋洋的暖红酒派对里展开。自 2006 年我参加诺奖周活动以来,仅遇过一回莱辛不来,当年她以八十九岁获奖,创下文学奖得主高寿纪录,因背痛无法参加典礼。 瑞典时间12月7 日晚间,艾莉丝·门罗以视频的形式进行演讲,名为"Alice Munro: In Her Own Words"。82 岁的门罗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完成去斯德哥尔摩的长途旅行,她的女儿简妮将替母亲参加颁奖礼。 这场文学演讲,改成一场观看录影访问,演员朗读。艾莉丝·门罗女士的美丽、智慧、幽默、机智轻松回应了这场典礼小魔咒。她可能是自 1996 年辛波丝卡以来,最受瑞典人欢迎的诺奖得主。随着录影访问播放的结束,眼角终于聚集泪水,这是一次瑞典学院诺奖得主演讲终结不必抢着照相或索求签名的结果,像电影落幕时,悄悄拭去泪水。 十二月气候不佳,这是常态。选在这个月颁奖是诺奖命运的安排,对北欧人来说选在冬天却是十分振作人心,感动温暖的安排。这个星期一个北国偏远小国有一群阅读知识传统的群体,向世人展现他们重视阅读跟科学知识的想法,在上午十点一刻天明,下午三点差一刻落日天黑,却是全城欢乐阅读听音乐会穿华服吃大餐的时候。 诺奖得主从遥远的地方飞来这接近极夜的所在,还要随时保持最佳状态:六日跟常务秘书的公开记者会、七日瑞典学院演讲一小时、八日在音乐厅欣赏诺奖音乐会、九日北欧博物馆与其他诺奖得主各国贵宾参加诺奖派对、十日在音乐厅接受国王授奖,晚上在市政厅与一千多名贵客晚餐。餐后致答谢词,十一日进王宫,国王晚宴,在一张一百六十人的长形圆桌吃晚饭。十二日皇家话剧院朗读会,诺奖得主同时跟她一起接受访问,聆听朗读。十三日到郊区林克比中学接受移民区少年的朗读与致敬。 诺奖科学奖得主惯常是美国科学家居多,文学奖的“世界意义”象征较强烈,虽然得主还是欧洲人居大多数。2006 年土耳其作家帕慕克来瑞典,赶场签名最勤快,每天报上都有广告他将现身哪一家书店签名。他带了女儿前妻哥哥侄女,邀请前妻的举措,义气很深。女儿十五岁瘦高美。帕慕克本人真活泼,自备相机自拍技术好跟他一起合影听他指挥快速完成。勒克莱齐奥的瑞典文化界粉丝最多,他的法语优美浪漫,他对世界文明的内在探险永无止境,他身形高大眼睛看得老远,在诺奖周会场很像置身事外,得奖时已知道他常去韩国泰国教书,得奖以后他常常拜访中国,热情十足。 诺奖周皇家话剧院的朗读活动从 2009 年荷塔穆勒得奖那年开始。穆勒的作品很灰色,语言很诗意,诺奖周照例瑞典电视台播放一专访节目,罗马尼亚的爷爷老家,小富农家里墙面环绕明朗童趣的乡村小壁画,从画面得知她作品里头没看见的更深的一些事情,她抽烟抽不停。王宫晚宴是整座斯城唯一特许抽烟的地方,穆勒抽烟的时候说她“过关了”。那真是诺奖得主轻松的一刻。演讲、致词都过了。第二天皇家话剧院的笑声满场,穆勒讲了罗马尼亚看电影,“色情”要靠想象,画面只是男主角给女主角尝了一颗苹果,下半场女主角好像怀孕了。悦然在我耳边说,好像中国六十年代,我却觉得好像台湾黄春明小说场景。 2010 年的略萨是拉丁美洲语系的成功,略萨所到之处布满拉丁语系的记者,表情生动的语言把斯城弄得很热闹,七日演讲会场结束,学院外头剧满不能散去的群众与感动的人群。我都因为大家很感动而感动。略萨为人很具有一种政治家的魅力,还非常客气,客气话里头却有真情。比如我问起他来过台湾见过笔会主席殷张兰熙,他也认识女作家三毛,如同马尔奎斯带很多亲戚来诺奖宴会,尤萨有个害羞的孙子,非常开怀的几名孙女,跟国王握手以后在场外兴奋跳跃。 2011 年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的演讲会变成一场朗读会与合唱演出,这场演出受到德语系国家高度赞誉,我也置身其中担任汉语朗读,如何让每位不同语言的朗读者形成相同的节奏,知名的话剧电影演员克李斯特。哈瑞松这名着名的特翁粉丝起了很大的定音作用,在我前面朗读的西班牙语读者看到我的读法,不再手舞足蹈朗读《孤独》。特翁自己对诗的节奏很拿手,当他不再能言语能行动,中风多年以来却给世人带来那么多对诗的朗读方法的追求。不可思议。 2012 年莫言在瑞典学院《说故事的人》是近年最撼动人心的演讲。如同前几年的诺奖得主,她们逐渐以个人经验出发谈写作阅读经验,越来越抛弃外在的文艺理论,讲内心,讲个人,讲自己的家庭。个人具体而微的成为时代缩影,每年带领林克比学校学生为诺奖得主手写一本书的老师葛娜。路德格林说每个学生都要读莫言谈自己的母亲,母亲是人生最重要的依靠,每个孩子都要感恩母亲,那是现在的年轻人最需要的,再也没有什么能比一个文学奖得主感恩母亲追忆母亲那么教人感动。十二月十二日晚上在皇家话剧院朗读莫言《小说九段》《生死疲劳》许多中国记者已经离境,莫言瑞典文版译本陈安娜听朗读很入迷,莫言《小说九段》的译者马悦然的译本,2013 门罗得奖以后还没出版,再也没有比这个译本更漫长的等待。 爱莉丝·门罗说她最开始写作是受到丹麦安徒生童话《小美人鱼》的影响,竟然是那么悲伤的结局,她觉得结局一定要好,读了勃朗特小说《咆哮山庄》以后她才改变了看法,结局也应该是悲伤的。小美人鱼为了王子,付出很大的代价,把自己的鱼翼变成双腿,每走一步都那么痛苦而困难,“我不能描述细节,那太悲伤了”。 小美人鱼值得死的,如同门罗的小说,万事万物都如大自然一般,会有自然状态的死亡,你也必得接受了。冬夜过去春天来时,那是阅读下一个诺奖的开始。

今晚,诺贝尔颁奖典礼于瑞典举行。此前,诺贝尔奖基金会主席在诺奖颁奖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82岁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爱丽丝·门罗因身体健康原因,将缺席包括颁奖、演讲等系列活动。她的女儿简妮将替母亲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据悉,门罗将是诺贝尔文学奖最近10年第4位无法到现场参加颁奖典礼的获奖人,前面3位分别是2005年得主哈罗德·品特、2004年得主艾尔弗里德·耶利内克和2007年得主多丽丝·莱辛。莱辛当年89岁获奖,创下文学奖得主高寿纪录,却因背痛无法参加典礼。

门罗通过视频发表演讲

按照诺贝尔奖颁奖惯例,颁奖之前整个瑞典将会举行“诺贝尔周”,诺贝尔奖相关活动除了在各地举行,本年度诺贝尔奖获得者也将在斯德哥尔摩等地参加各类活动,并在正式颁奖前参加记者见面会,做一个主旨演讲。瑞典当地时间12月7日傍晚,门罗以视频形式完成了诺贝尔文学奖主旨演讲,在题为《爱丽丝·门罗:在她自己的文字里》讲演中,门罗讲述了自己的写作经历。

因年事已高且得了癌症,门罗不能做长途旅行。11月12至13日,瑞典教育广播电台和瑞典电视台在加拿大温哥华以采访形式录制了门罗的这段主旨演讲。视频里的一段对话在“门罗书店”完成,该书店由门罗与第一任丈夫于上世纪60年代创办。“这家书店对你们的重要性在哪儿?什么时候开的?”门罗回答,“我们靠它维生,它曾是我们的全部,我们没有其他收入。开店第一天,我们就赚了175加元——你可以想象那是一笔巨款。”

视频中,一位门罗的读者主动走上前和她做了交谈。和顾客交谈曾是门罗经营书店时最享受的事。“我通常会站在桌子后面为顾客找书,干所有书店里要做的事。一般书店里只有我,但也有人会进来和我聊很多关于书的事。书店是让大家聚在一起的地方,而不是买样东西就走了。有些人每天都会来和我聊天,棒极了,也很有趣。在此之前,我只是个家庭主妇,所有时间都呆在家里,也是个作家。这里是非常棒的地方。我不认为我们赚了很多钱,但我和人们聊了很多天。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在7日现场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跃然太太陈文芬说,这场文学演讲最终改成了一场录影观看会和演员朗读会。她用美丽、智慧、幽默、机智来形容爱丽丝·门罗,并称她“可能是自1996年辛波丝卡以来,最受瑞典人欢迎的诺奖得主。”随着录影访问播放的结束,陈文芬说自己的眼角终于聚集泪水。“爱丽丝·门罗说她最开始写作是受到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的影响,竟然是那么悲伤的结局,她觉得结局一定要好,读了勃朗特小说《呼啸山庄》以后她才改变了看法,结局也应该是悲伤的。”她说,这一次的特别之处在于,瑞典学院诺奖得主演讲终结,大家不必抢着去照相或索求签名。

诺贝尔颁奖周热闹非凡

去年,莫言的瑞典领奖之旅,让中国读者对诺奖颁奖周的活动有了详尽的了解。按照传统,颁奖周从12月6日开始,陈文芬说,尽管十二月瑞典气候不佳,但对北欧人来说,因为诺奖颁奖选在冬天却变得十分振作人心且格外温暖,这是全城欢乐阅读、听音乐会、穿华服、吃大餐的时候。

按照安排,诺奖得主从遥远的地方飞来这接近极夜的所在,6日举行公开记者会,7日瑞典学院演讲,8日在音乐厅欣赏诺奖音乐会,9日北欧博物馆与其他诺奖得主以及各国贵宾参加诺奖派对,10日在音乐厅接受国王授奖,晚上在市政厅与一千多名贵客晚餐,餐后致答谢词。11日进王宫,国王晚宴,在一张可容纳160人的长形圆桌吃晚饭。12日在皇家话剧院的朗读会,诺奖得主同时跟她(他)著作的翻译家(或文学评论家)一起接受访问,聆听朗读。13日到郊区林克比中学接受移民区少年的朗读与致敬。

选稿:丛山来源:新闻晨报作者:徐颖

本文由永利集团娱乐发布于中国古代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些年来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周,诺贝尔文学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