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之术,汉武帝晚年发生的巫蛊之祸起因是什

平遥古城简介

问:古代的“巫蛊之术”是什么?为什么古代都对此明令禁止?

所谓巫蛊指的是使用巫术诅咒害人的“技术”,大体上分为两个流派:一种是生物战流派,大体上是将蜘蛛、蝎子、蟾蜍、毒蛇、蜈蚣等毒虫放在一个容器中,密封十天,开封后存活下来的那只就是最毒的,它也就是蛊的首选。

图片 1

然后经过饲养最终就是蛊,把它的粪便放在水井或粮食里,吃了的人肚子里就会长虫,慢慢身体虚弱而死。还有一种就是比较简单的精神战流派了,大体方式是在木偶上写上被诅咒者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靠巫师作法进行诅咒。相比之下自然是后一种简便易行,所以几千年来一直是广大人民群众广泛使用的“报复”手段。

巫蛊之术属于巫术中的黑巫术,蛊是养在器皿中的毒虫,巫蛊之术就是用这些毒虫的毒素去害人。诅咒、偶人厌胜和毒蛊都是巫蛊之术的组成部分。

刘彻是个很狂妄的独裁者,以至于他不能接受年老体弱就会多病这个客观规律,所以一直疑心身边有人用巫蛊害他。这种可怕的疑心病造成的灾难极为恐怖,一般来说只要被告发参与了巫蛊案绝对是在劫难逃并且株连家族和朋友。同时,汉朝的皇室是楚人出身,汉朝在行政上采取秦朝的制度,在文化上则是全盘接受楚文化。楚人自古就有尚巫好鬼的传统,这就使得汉朝的统治者更容易相信蛊术。汉武帝自己就总是求仙拜神,对这一套当然更加深信不疑。因此朝廷上一直很注意防备有人用这类厌胜之术来诅咒皇上,查出来就是灭门的大罪(后来的历朝历代也无不如此)。

据史料记载,将多种毒虫,如毒蛇、蜈蚣、蛤蟆等,一起放在瓮缸中饲养,让其自相残杀后剩下一只,其形态颜色都已变化,形似蚕状,皮肤金黄,这种蛊叫金蚕。

图片 2

也有说把十二种毒虫放在瓮缸中,埋在十字路口四十九日,再将其取出放在香炉中,早晚用清茶和香供奉,这样得到的金蚕是无形的,散布于香灰之中。放蛊时,将金蚕的粪便或香灰放在食物中让人食用。

苗人的养蛊、放蛊历史很少悠久,据《乾州厅志》记载,苗妇能用巫蛊来杀人,也被称为“放草鬼”。毒蛊放在外,则能食人五体,放于内则能食人五脏。被放之人往往是痛楚难堪,或神形萧索,或气胀于胸膛。

苗人的蛊术只是女子相传,传授的仪式与咒语,不得而知。蛊妇设有益坛,或在家中隐蔽处,或在山洞中。相传一蛊妇在家烧温水为蛊偶沐浴,不小心被儿子看见。次日,蛊妇上山干活,儿子在家因好奇偷偷学她。

由于其用的是沸水,导致蛊偶被烫死。其中有一偶是蛊妇自己,她在山上已有感觉,赶紧返回家换衣后便气绝身亡。

蛊妇如果自己不放蛊,则要脸色变黄而生病。放蛊中一人,蛊妇自己可保无病三年;放中一牛,可保一年;放中一树,可保三个月。猪也可以放,但狗不能放。因此蛊妇害怕狗,通常不吃狗肉。

中蛊者的病象,脸变成黄色,想吃又吃不下,有腹胀感,就医也可痊愈。凤凰县曾发生一起蛊毒案,有一苗人,两个儿子相继死亡,疑为同寨蛊妇所为。便告发到官府,最终在其家中搜出装有蛊物的瓦罐,蛊妇被枪毙。

情蛊是巫蛊术最毒的蛊,制蛊方法是将不同类的毒虫放进封闭的器皿里任其互噬,毒虫有爬虫类和飞虫类,最终活下一的那只毒虫集百毒与一身。每次养出的毒蛊形态与其所选的品种有很大关系,功能也不相同。

比如肿蛊就是取蛊虫粪便制成飞沫渗入人体,中蛊者浑身肿胀,痛痒难忍。而蛇蛊则是将其卵藏于食物内,误食后入体成蛇形,上下窜动撕咬。还有癫蛊是取蛊虫身上的菌附着于人体后,使人笑骂无常,丧失理智。

金蚕蛊是蛊之至尊,也是所有蛊妇的终极目标,能使寄主暴富,害人时也是最毒辣,能使人中毒,胸腹绞痛,七日流血而死。情蛊是最难制成的,十年才能得一情蛊,此蛊可下在饭菜中,也可下在服饰上。

古代苗人女孩都以情蛊下在自已的情郎身上,也可以请巫师做法将蛊制作于符上,女了配带此符时只需许愿,便可以使心上人永远死心踏地爱着相爱一生。

古代的巫蛊之术可谓是多种多样,巫蛊在西汉极为盛行,当时人们普遍相信,使用巫术咒语或用木偶埋于地下可以害人。征和二年,公孙贺父子被人告发使用巫蛊来诅咒汉武帝,武帝便处死了一干人等。

后又命江充彻查巫蛊案,江充借机陷害与他有过节的太子刘据,最终导致太子刘据和皇后卫子夫相继自杀。清醒过来的汉武帝将江充夷三族,此次巫蛊事件无辜受牵连的人多达数十万人,史称巫蛊之祸。

巫蛊之祸使西汉由盛转衰,刘氏继承人遭到大量屠杀,给汉武帝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巫蛊之术在古代宫廷很少流行,后宫嫔妃用扎小人的方法,来诅咒对方,以实现争宠的目的,这也是巫蛊的一种。

历朝历代对巫术和巫蛊都是严令禁止使用的,汉代就有“敢蛊人及教令者弃市”的律法规定,后来规定如果蛊妇饲养的蛊虫致人死亡,则要对其处以极刑,且家人要遭流放之刑。唐代也是有明文规定的。

凡饲养蛊未成形者要被流放,成形者要被杀头。之后的各朝都将使用蛊术害人的行为定为十恶不赦的大罪,均要被处以极刑。在民间,巫术则是屡禁不止,老百姓在生病吃药无效时,会去请巫师作法除病。

旧社会中这样的现象非常多,但巫术本身就是一种愚昧百姓的手段。民国期间,湘西的一位官员,他得了一种腹胀的怪病,吃药无效的情况下,他请了一位苗人蛊妇来为他作法除病,但也都没有什么效果。

最后蛊妇被严刑拷打,差点丧命。后来经别人介绍,一位高明的医师将其病治好,那位蛊妇才捡回一条命。巫蛊之术,从古至今都是严令禁止的,历朝历代都有律法规定,但民间的一些偏远地方仍有陋习。

为何要明令禁止巫蛊之术?原因很简单,这是一种害人的封建迷信活动,往往是一些用心险恶的小人用来坑害他人的一种手段,是一种明显的犯罪行为。因此,从古至今,巫蛊之术都是被明令禁止的。

所谓的巫蛊就是用毒虫的毒素去害人

蛊就是一种毒虫,因为古代缺乏医学知识,人们才把这种现象和巫术联系在一起。列举一个制作巫蛊方法:将蜘蛛、蝎子、蟾蜍、毒蛇、蜈蚣等毒虫放在一个容器中,密封十天,开封后存活下来的那只就是最毒的,它也就是蛊的首选,然后经过饲养,最终就是蛊,把它的粪便放在别人家的水井或粮食里吃了的人肚子里就会长虫,慢慢身体虚弱而死。制蛊的日子多在端午的时候,在阳气最重的时候制药,可以治人于病,死。多用于蛇,毒虫,蜈蚣这些来制蛊,一触便可杀生。

巫蛊之祸以后历代君王以此为戒

汉武帝时,皇宫中有人行巫蛊之术,汉武帝命人追查,此事牵连者达数十万人,连卫皇后和太子也幸免于难,汉武帝晚年曾深为自责,后人称此为巫蛊之祸。巫蛊之术害人害己,这种害人的方法太过于歹毒,所以这种旁门左道的东西还是不要来祸害人间了,巫蛊之术从秦代就有了,而且汉代和唐代的法律都是命令禁止巫蛊之术,一旦发现,不是处死就是流放,非常严格。

这事情比较可笑。先回答为什么明令禁止的问题,因为古代帝王们相信这一套,所以才为了自己的生命考虑以及政权稳固性,才明令禁止。至于巫蛊之术,似乎出自苗家,其实不然,早在上古时代就有,一直延续到现在,是华夏族的民族传统。从春秋左传看,飞的才能成为蛊,而自夏商周开始,历代帝王以及各路诸侯,都笃信巫术,比如,屈原就是楚国的大祭司,齐国有长女不出嫁,视为巫儿的婚姻制度。民间盛行,宫廷流行。至于什么是巫蛊之术,我相信苗族已经基本继承了自古流传的元素,并且发展壮大,毕竟他们是蚩尤的后代,和汉族是堂兄弟的关系。而汉族中民间流传的扎小人等形式也是一种流传。下面有很多人解释的很清楚了。就不再浪费众位看官的时间。

巫蛊之术,在最之前就相当于是赤脚医生,后来经过祭祀和医术的结合也就成了巫蛊之术,多是在云南偏远地区,大山里面,毒虫又多,像五毒:蜈蚣、毒蛇、蝎子、壁虎和蟾蜍,都是即可入药,又含剧毒。

至于为什么对此明令禁止,我认为对大的一点就是因为对未知的恐惧吧,没有人对其所发生的事情能做出一个解释,大多都是以讹传讹,这个巫蛊之术不分地点时间,打个比方,哪个人在家里拿个小娃娃写上是皇上,天天拿针扎,说要扎死,皇上要知道了能不慌,万一是真的怎么办,再加上谁谁家的二狗子也是这样被扎死的,也就越想越难受了。

中国古代的隋唐两代应该是巫蛊最盛行的时代,巫蛊的手法五花八门,这里说一个“猫鬼”巫蛊的案件。

在古人他们眼中,猫这东西跟害人的邪鬼、蛊毒实在是太近了。翻开古籍,可以发现在隋唐时代曾经发生过多起“猫鬼”案。

其中一起很著名的案件,是发生在隋文帝杨坚宫中的“独孤陀案”。

隋文帝杨坚

以今人的视角来看,所谓的巫蛊之术完全是没有科学根据的,不过是愚昧和迷信的产物,可以归为文化糟粕。不过,古代科学知识尚不发达,更多的人缺少文化常识,这便为方术、符咒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温床。

巫蛊害人,但害人的并非是“邪术”本身,而是世人的猜忌和迷信。历史上由此上演的悲剧不再少数,其中最为著名的便要数汉武帝晚年的“巫蛊之祸”了。

自汉武帝登基后,便笃信黄老,如秦始皇晚年一样,也渴望长生不老。当时有个叫李少君的人,便投其所好,令汉武帝深信不疑,还编出来了个安期生的故事来骗汉武帝:

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食臣枣,大如瓜。安期生仙者,通蓬莱中,合则见人,不合则隐。——《史记》

原本就信奉道术的汉武帝,听了李少君的忽悠,竟然也亲自炼丹,还派人东赴蓬莱拜求安期生。不过,世上并无此人,汉武帝的心愿自然也未达成。只是,上有所好,下必有所效,一时间越来越多的方士都编造鬼神之说,搞得乌烟瘴气。

到汉武帝晚年时,猜疑之心更中,甚至觉得真有人对其行“巫蛊之术”。就这样,因汉武帝笃信不疑,才上演了大家所熟悉的巫蛊之祸,引发了接二连三的血案,弄得朝廷上下人心惶惶。尽管后来汉武帝悔过,但由此造成的影响却难以挽回了。

那么,巫蛊之术具体所指的又是什么呢?

巫蛊,其实是一种古老的信仰,起源于远古时代,包括诅咒、扎偶人和施毒蛊等手段。原始社会时,在万物有灵和图腾崇拜等思想的影响下,类似的诅咒行为已经产生,并常常被不同的部落间使用。

谈及巫蛊,两者虽类似,但当分开理解。其中,“巫”可以简单理解为巫术,比如前文提及的诅咒、扎偶人等,皆可视为巫术的范畴;“蛊”所指的是利用毒虫来害人,常见的“蛊”有泥鳅、毒蛇、蜈蚣等。

当然,巫蛊之术本意便是用于害人,故此书亦不应多言。当然,这些伎俩其实倒也没有什么实际效果。既用巫蛊,便是于背地里害人,一些神神叨叨的法术和养一些蛊虫,倒也难以起到太大的作用。

不过,既然巫蛊之术是用于害人的,自然也会被统治者所禁止。比如汉代便规定,如果使用巫蛊害人,主谋要处以极刑,其家属也要流放三千里;而唐代时饲养蛊未成流放、已成杀头。

时至今日,在我国西南的一些边远地区,类似的行为依旧存在。不过,随着科学常识的普及,此类现象已经逐渐没落,现多成为民俗学研究的对象和游客用以满足猎奇心理的一种古老信仰来看待了。


参考资料:《史记》《巫蛊方术之祸》《中国巫蛊考察》等

巫蛊:古代信仰民俗,即用以加害仇敌的巫术。起源可以追溯到上古。包括诅咒,射偶人和毒蛊等。诅咒在原始社会已经很盛行的了,古人认为言语诅咒能使仇敌或者敌国收到祸害,而这种习俗现在也还有的,比如广东一带很流行的“打小人”广东一带的朋友应该很熟悉。而蛊虫看过小说电视剧等的应该都听过,就是把各种毒虫饲养起来放在一起厮杀,最后剩下或者的最强的毒虫成为蛊。

而巫蛊禁令在汉唐法律都是明令禁止的。比如汉代法律规定,如果某人家里饲养的已经成形并且致人死亡,那么这个人就要处于极刑,家人流放三千里。而唐朝的则是蛊未成形者流放,成形者杀头。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定?因为当年皇宫中就因为巫蛊引起过不少时间,而且涉众甚广。

先说说汉朝的,征和二年,丞相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被人告发说他用巫蛊诅咒汉武帝,与阳石公主通奸,最后父子都在狱中身亡,而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卫青之子卫伉均遭连诛。而当时汉武帝的宠臣江充奉命调查此案,他用酷刑和栽赃使人认罪,大臣百姓惊恐之下到处胡乱指认他人,数万人因此而死。而这个江充与太子刘据有过节,就和苏文等人污蔑太子,太子恐惧起兵诛杀江充,结果给汉武帝镇压兵败,皇后和太子相机自杀。最后壶关三老与田千秋等人上书为太子伸冤,终于清醒过来的汉武帝诛了江充三族,烧死苏文。还修建了“思子宫”悼念太子,这次事件牵连了数十万人,史称巫蛊之祸。

而唐朝的巫蛊事件,则与我们都熟悉的女帝武则天有关。大家平时看各种后宫宫斗剧的时候,可以看到后宫妃嫔争宠时什么各种害人药物,什么麝香五花八门都有,实际上,古代的妃嫔,尤其是清朝的,行动是很受限的,想要害人也没有那么多工具可用。而用绸布扎个小人写上仇敌的生辰八字用针扎的巫蛊之法对于她们来说是最方便的。

武则天为了上位使用过很多心狠手辣的手段,当时他为了当上皇后,需要除掉挡在他前面的两个人,一个是王皇后一个是萧淑妃。武则天先用巫蛊之术栽赃了王皇后,除掉了王氏一族,然后用同样的手法搞掉了萧淑妃,两人双双被打入冷宫,废为平民,幽禁起来。

后来高宗念旧,不忍,想赦免她们。但是武则天先发制人,将两人杖打一百,斩去手脚丢进大酒缸里。据说萧淑妃被杖打时大骂:武氏狐媚!我来世一定要生为一只猫,让武氏转生为鼠,我要活活掐死她报仇。

传说武则天后来十分害怕,命令皇宫不许养猫。后来还经常梦见王皇后和萧淑妃披头散发,鲜血淋漓来复仇。把她吓得叫来巫师作法消灾,最后为了躲避梦魇还搬迁了多次,也算是作茧自缚了。

“巫蛊之术"的传承并未断绝。巫蛊实际上也是玄门术数,可以说与如今的道教道术同源,只是侧重点不同。道教是以悟道为主,修术只是作为辅助悟道和除魔卫道之用。而巫蛊之术侧重于术,以术增强自身能力,最终达到以术求道的目的。

巫蛊之术是人对天地的领悟,一方面修炼自身的口、鼻、耳丶目丶身丶心,达到超越常人的感知能力和行动能力。另一方面靠学习丶感悟丶利用、驾驭大自然中的万事万物,从而获得知识和能力,最终达到增强自身能力,突破自身极限的目的。

巫蛊之术,分为巫术丶蛊术、巫蛊术。巫术是靠修炼出自身强大的感知能力,来获得预知能力和感应能力。一方面可以对未来的事情有一定的预知感应,及时趋吉避凶。另一方面通过自身灵觉,感应宇宙运行的规律。其实这些能力俗世人也有。现代逻辑推理就可以预测一些事态的发展。现代人也有感应能力,例如罗门索夫就是在梦中梦到了原子运行的特殊规律,从而制定了元素周期表。还有些人在梦中梦见过即将发生的灾祸。

蛊术则是发现和利用生物的特性,并且加以改造,强化或异化某些特质,从而达到增强其使用价值的目的。这与目前的生物工程技术有几分相似。

巫蛊术,就是建立巫与蛊之间的感应与联系,最终达到巫蛊合一(人蛊合一)的目的。即以巫驭蛊,以蛊强巫。说穿了巫指人,蛊指物,巫蛊合一也可以理解为天人合一。其实在世俗生活中,骑术就要求人马合一,玩车的就要求人车合一…,说穿了也就是那么回事。

通过对“巫蛊之术”的初浅理解,大家不难发现,身负巫蛊奇术的人根本不会信皇权神授,根本不会信神信鬼,而且他们掌握一般世俗统治者不具备的可怕能力。

一方面古代统治者畏惧巫蛊大师的能力,无法掌控这些人。另一面巫蛊大师受俗世人敬畏,一旦他们对统治者不满,就有可能会蛊惑人心,给统治者施压,甚至最终灭掉世俗统治者。

因此古代统治者权衡利弊后,都选择明令禁止“巫蛊之术”。其实任何统治者都没什么兴趣去追求什么科学丶进步。他们唯一在乎是掌握绝对的统治权,对于任何他们掌握不了的人和事,他们都会找出各种理由来令行禁止。或许有人会说,有些统治者也追求科学丶进步,其实那是被域外竞争者给逼的,不努力就会大权傍落,就会沦为被统治者。清朝的“洋务运动"丶日本的“明治维新"就是这种情况。“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孟子对统治者最诚恳的劝诫!

感谢悟空问答邀请

“巫蛊之术”说白了就是一种邪术,如果单纯的就“巫”字而言的话,所用的层面是比较广的,不见得非得指邪术,但如果加上一个“蛊”字的话,应该是专指害人的东西了!

巫术不同于宗教,早在远古时代就有了,其中我在儿童时代曾看过一本连环画叫做《西门豹制邺》,那里面所说的的一个老巫婆带着一群女徒弟,应该说那个巫婆就懂得巫术。

我认为巫术应该有广义的和狭义之分,如果按广义的来说的话,像《西游记》和《封神演义》里面的各路大仙都应该归纳到巫术里面去、

巫术,说得通俗一点的话,其实就是咒语。

如果按神话小说来作为定义的话,就是妖术、法术。

但是如果加上一个“蛊”字,则成了专门害人的东西,直白的说,唐僧给孙悟空带的紧箍咒就是巫蛊之术,只不过小说把它描绘成了正义的概念罢了。

那么巫蛊之术到底是一种什么形状的东西?

大家应该看过徐克导演的电影《笑傲江湖》,令狐冲在中了欧阳全的剧毒后,任盈盈给令狐冲疗毒的手段其实用的就是蛊术。

但是任盈盈在此给令狐冲用的蛊术是为了救令狐冲而不是害他,她是以蛊之毒攻毒!

什么是蛊?蛊为何物?具体怎样制作?

现摘录以下几择:制蛊法,多用于端午制之,乘其阳气极盛时以制药,是以致人于病、死、。又多用蛇、蛊、蜈蚣之属来制,一触便可杀。

蛊的种类大致分为十三种,螭蛊、蛇蛊、金蚕蛊、篾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疳蛊、肿蛊、癫蛊、阴蛇蛊、生蛇蛊、三尸蛊。

那么不良之人学会了巫蛊之术后是怎样去危害别人的呢?

在九十年代有一部香港电影叫做《南阳降头》,其中是这样做的:第一步先是把想要加害的对象设法骗取到他们的血液或者头发之类的东西,再设法套取到他们的生辰八字。

第二步捏取一个泥人,然后把加害对象的血液涂抹在泥人身上,随后口中念念有词。

待咒语念完之后,随后用铁锤猛敲小泥人的身体,受害人便立刻会觉得身体不适。

这只是巫蛊之术中一个表现的手法而已,其实所用的绝不仅仅是这一个,据说有的使用针刺。

另据传说台湾有一对青年小夫妻,在结婚之后男的百病缠身,后来男方父母请了一个很有名的法师来看究竟。

法师在青年的房间搜寻了一番之后,最后在青年的床下找到了一个包裹着槟榔,只见在槟榔上涂满了一层厚厚的油脂之类的东西。

法师在看了之后不仅自语道:想不到在泰国的这种邪术到了这里!

他告诉青年的父母:这种邪术在泰国很常见,具体制法是首先打听到哪儿有因难产而死的妇女,在半夜时分把她从坟里挖出来,把她已死的孩子放在她的怀里。

然后用一卷纸点火烧她的下巴,一边烧一边口中进行祷告,待她的下巴被烧得流出油之后,便把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槟榔接住,然后用只把槟榔包好,最后把坟埋好。

待一切完成后,施术者拿着邪物乘乱放在受害者的床下,于是受害人便就会永远不得安宁。

以上所说无非就是一个传说而已,并不见得有啥科学根据。

在古代由于科学技术的不发达,人们都非常的迷信这些东西,但是随着如今科学的进步,应该证明这些东西其实是一种虚幻和子乌虚有。

然而不管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能够起什么作用,古代的统治者是严厉禁止的。

历代的农民起义者都往往会利用这些东西去蛊惑人心增加凝聚力,东汉时期的张角、白莲教和天理教等,在聚众起义时都曾利用宗教进行活动,而宗教活动则都往往伴随着巫蛊之术。

这些宗教之中的巫蛊之术,如果用小说中的话说就叫妖言惑众!

所以历朝历代都对此明令禁止!

大家看古装电视剧的时候可能会看到这样的一个情节:在后宫的争斗中,一些妃子嫉妒其他妃子,便用“扎小人”的方法来诅咒那个自己讨厌的妃子,而这种事情一旦东窗事发,皇上一定会震怒,而那个“扎小人”的罪魁祸首也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这里提到的“扎小人”,实际上就是古代“巫蛊之术”的其中一种。那么,这“巫蛊之术”究竟是什么?为何在古代会被明令禁止呢?

巫蛊起源于远古,“巫”,由来己久。最初是沟通“人”和“鬼神”的使者。人不理解自然界种种奇异,以为有神鬼在起作用,就让具有怪异性格的"人"去求答案,这个人就是"巫"或"巫祝"。而“蛊”则好理解,看字形就知道是盆里养虫,并且这种虫是一种毒虫。我们所说的“巫蛊之术”就是用这些毒虫的毒素去害人,因为古时候缺乏医学知识,所以人们才将这一现象和巫术联系到一起。“巫蛊之术”内容丰富,不仅仅只有使用毒蛊一种手段,还包括诅咒和“制造”人偶等。

在古代,由于对自然科学的探索能力比较薄弱,普遍比较迷信,因此相信使用诅咒便能使自己所憎恶的人或者敌国受到祸害,因此“巫蛊之术”便十分流行。《南中杂说》中便曾记载到五帝时期有一个叫巫咸的部落,这个部落的人特别善于制造不同种类的蛊虫,这个部落与大禹全家关系亲密。相传,在大禹的儿子启当上华夏部落的首领以后,扈部落并不服从启的领导,启为了确立自己的统治,便找到了巫咸部落帮忙。巫咸部落的首领便带着自己的部下来到扈部落,将自己养的阴蛇蛊放在一个容器中,一边念咒语,一边跳傩舞。瞬间成千上万只阴蛇蛊虫爬出,扑向扈部落,扈部落死伤惨重,从此再也不敢对启有所不敬,巫咸部落也因此威名大震。

在中国古代,受巫蛊术影响最大的时期是在汉武帝时期。早在著名的“巫蛊之祸”这场祸乱之前,便有皇后陈阿娇因失宠,为报复情敌卫子夫而使用“巫蛊之术”,东窗事发后,陈阿娇被汉武帝废黜,而因此受到牵连失去了性命的人甚多。《史记·外戚世家》中便记载到:“陈皇后挟妇人媚道,其事颇觉,于是废陈皇后,而立卫子夫为皇后。”

后来的“巫蛊之祸”更是引发了更大的纷争,可以说是西汉由盛转衰的重要转折点。晚年的汉武帝疑心极重,总是猜疑有人使用巫蛊之术诅咒自己,于是下令禁止巫蛊之术,一旦发现有人私用,便处以重刑。一时间掀起轩然大波,丞相公孙贺一家、阳石公主、诸邑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通通因此而丧命。汉武帝宠臣江充负责查办巫蛊案,江充因与太子有隙,借机陷害太子,太子因此发兵诛杀江充,却受到汉武帝镇压,逼得太子与皇后卫子夫相继自杀。最终真相大白,汉武帝这才追悔莫及。因这场纷争而受牵连着高达数十万,西汉王朝也因此元气大伤,不复往日辉煌。

在古代,因巫蛊之术闹出的祸端几乎在历代宫廷都有发生,所以历代君王大多都对此深恶痛绝,因而下令禁止,但这样的事情还是在宫廷和民间不断发生。《续资治通鉴·宋太祖乾德二年》中便曾记载:“徙永州诸县民之畜蛊者三百二十六家,于县之僻处,不得复齿于乡。”清朝时,康熙帝的长子胤禔想要夺嫡继承皇位,还曾请了会巫术的蒙古喇嘛来诅咒太子胤礽。

巫蛊之术兴起之初,是部落在面对天灾人祸时的一种“保护手法”,也算是先民们对自然的一种探究。只是巫蛊之术发展到后期,随着其内容的不断丰富,其反面影响也逐步扩大,为古代一些王朝带来了不少祸端。

古人不能理解自然界的种种奇异,因而认为是鬼神在起作用,而“巫”,就是指能与鬼神沟通的人,巫由“工”和“人”组成,工的上下两横代表天和地,中间的一竖则表示上通天意下达地旨。其中的“人”不是孤立的人,而是复数的人,指众人。所以巫不仅代表着沟通鬼神的使者,而且蕴含着先人们期望能和天地上下沟通的梦想。

所谓“蛊”,指的是在器皿中养虫,养的是具有毒性的虫子。我们常说的巫蛊之术,实际上就是用这些毒虫的毒素去害人,因为古代缺乏医学知识,所以古人们就把利用毒虫毒害人的现象和巫术给联系起来。

如《辞源》中讲到:“古代迷信,谓巫师使用邪术嫁祸于人为巫蛊。蛊,毒虫。”

由此不难看出,巫蛊之术有两个关键点,一是巫(巫师),二是蛊(毒虫),金兔就分两方面来聊聊巫蛊之术。

巫师是古代一种神秘的职业,尤为擅长装神弄鬼,善歌舞,通鬼神,并且大部分巫师都为女性,她们经常疯疯癫癫,但巫师表现得越是疯癫,别人越会觉得她智力超群。

巫师擅长巫术,巫术有两种,即白巫术以及黑巫术,所谓白巫术,就是以祈福、求吉为目的的巫术;而黑巫术则是通过蛊术、符咒或诅咒等方式来达到谋杀或迷惑的目的,黑巫术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受害。

至于施蛊则属于黑巫术,蛊是毒虫,但不是一般的毒虫。蛊是往某一器皿中放入各种各样的毒虫,让它们自相残杀,最后活着的那只毒虫就是蛊虫,如果活着的是金蚕,就叫金蚕蛊;如果活着的是蛇,就叫蛇蛊,类似的还有蜈蚣蛊以及蜘蛛蛊、蛤蟆蛊等。

而蛊毒是将蛊虫的粪便研磨成粉末,藏于指甲缝中,下蛊毒时,只需悄悄将粉末弹到食物或者井水中即可,而受害人吃了,就会中蛊毒、患蛊病,且蛊毒还具有传染性。

古代的统治者明令禁止巫蛊之术,其原因很简单,巫蛊之术防不胜防,并且具有较强的危害性,统治者担心巫蛊之术传到宫中会威胁到自己的性命,例如因巫蛊之术闹出的祸端在历代宫廷中都有发生,总之,统治者大多对巫蛊之术深恶厌绝,因而下令禁止。

而由于历代封建王朝都打击巫蛊之术,所以巫蛊之术流行的中心,慢慢从中原地区转移到了南方少数民族地区,例如在苗族、布依族、瑶族、壮族、傣族等少数民族地区都曾一度流行巫蛊之术,而其中巫蛊之风吹得最旺盛且最为出名的地区应该就是湘西了。

此外,巫蛊之术其实没有那么可怕。所谓的中蛊毒,其实就是生病,根据记载,中蛊毒者往往会有长期的咳嗽、面色黑青,内脏不适以及皮肤有蚂蚁状爬行发痒等。而如果从现代医学的角度分析,这些症状其实是一种长期在气候湿热、毒虫丛生的环境中滋生的肺结核、慢性肝炎之类的疾病。

但蛊毒,除了在生理上的中毒外,在心理上同样被下了蛊毒。传统的迷信观念,让中毒者坚信必须要通过特殊的驱蛊仪式才能根治蛊毒,所以说,蛊毒的毒性其实是被人们内心的恐惧无限放大了,换句话说,蛊毒的毒性更多源于无知造成的恐惧。

本文由永利集团娱乐发布于中国古代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巫蛊之术,汉武帝晚年发生的巫蛊之祸起因是什

相关阅读